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日韩贸易争端升级 专家解析破局关键点

2019-08-05

2019年7月1日,日本政府宣布对出口韩国的三种半导体产业原材料加强管制。对于韩国出口的心脏产业--半导体和液晶显示屏来说,这不亚于当头一棒。8月2日,日本政府将韩国从享受优惠待遇的“白名单国家”中删除。日本接连采取举措,使得风波不断的日韩关系再掀波澜。

日韩关系恶化 劳工之伤如鲠在喉

日韩新一轮外交冲突的深层原因再次指向历史积怨。此前,劳工赔偿案、“慰安妇”受害者赔偿问题、“雷达照射事件”等问题已使得日韩关系持续恶化,一系列外交风波使两国间摩擦接连不断,信任度不断下降。

2018年10月和11月,韩国最高法院先后判决日本企业赔偿殖民朝鲜半岛期间强征的韩国劳工,此判决遭日方反对。日方坚称,依据两国1965年签署的《日韩请求权协定》,韩国民众不能再向日方索赔,但这一观点没有得到韩方认同。

因此,韩方认为此次经济制裁是对韩国最高法院判处日企赔偿强征劳工案的"经济报复"。日方否认“报复”一说,并表示这一举措是出于安全保障考虑而进行的适当的出口管理,而非围绕“劳工”问题而采取的对抗措施。

日韩曾三次会晤,但磋商难有起色。7月12日,日韩政府代表在日本首都东京举行工作级对话,进行首次接触;7月24日世界贸易组织(WTO)总理事会议进行第二次谈判;8月1日韩日外长在曼谷举行会谈。在三次会议中,韩日两国进行了激烈的争论。日媒表示,在8月1日的会谈中,日韩双方各自表达了自方立场后,“宛如平行线”般无果而终。

8月2日上午,日本内阁正式决定,把韩国排除出获得便利的“白名单,此举预计8月28日正式生效,届时韩国所有产业的1100多种产品将受影响。这一举动标志着日本展开第二轮制裁,贸易争端再次升级。

韩国总统文在寅7月15日在敦促日本方面撤销对韩国的出口管制时提到,“最终,受损失更大的将是日本经济”。截至8月2日举行的日韩三次会晤中,日韩双方均以强调本国立场,重申强硬主张为主,争锋相对的局面难有起色。

双方博弈互不相让 韩民众反日情绪高涨

寻求日本“经济制裁”撤回无果,韩国出台反制措施。

据韩联社报道,韩方正在研究向世贸组织申诉,认定日方限制出口行为违反了《关税与贸易总协议》。专家认为,一旦双方进入世贸组织争端解决程序,纠纷可能长期化,两国企业将蒙受巨大损失。

除此之外,青瓦台积极应对日本出口限制措施,斥资推进半导体材料和零部件国产化。7月10日,韩国总统文在寅召集国内财团一把手等34人在总统府举行会议,就如何应对日本出口管制展开磋商。

韩国还采取了一系列外交手段以应对日本此次“经济制裁”。7月6日,韩国正式解散了日韩共同设立的援助前慰安妇的“和解与治愈基金会”。7月30日韩国外长康京和表示,将视日韩关系的发展考虑是否终止《韩日军事情报保护协定》,此举意在提醒日方移出白名单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

日韩摩擦持续发酵,韩国民众对日本的反感情绪上升。许多商场和超市发起“抵制日货运动”。数万名韩国人在青瓦台网站上发起请愿,呼吁抵制日本产品和赴日旅游,甚至还要求抵制明年在东京举办的奥运会。

韩国最新民调显示,对日本有好感的韩国人比例降至1991年以来最低,仅为12%。韩国媒体担心,民众与企业家怒火交织,一旦被点燃很有可能引发更加激烈的行为,甚至加剧韩日两国之间的贸易摩擦。

与此同时,尽管日本内阁宣称95%日本人赞成取消韩国白名单国家特惠,随着韩国社会抵制日本车企的呼声越来越大,日本媒体也在担心制裁韩国终将“引火烧身”。

日本综合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向山英彦也表示,日本政府加强对韩国的出口管制也会给日本企业造成“回旋镖”式的打击,甚至有可能波及全球供应链。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所长杨伯江分析,日韩此次摩擦是以两国国内情绪对立为背景的,国内情绪会助推两国政府对对方强硬相向,使得事态恶性循环,在短期内愈发难以平息。日本对韩国的对话要求采取冷处理应对,不仅呼应国内事态舆论,保持主动地位,而且随着事态发酵,日本可能在等待美国出面调停矛盾。

美国由隔岸观火转向积极介入 态度转变耐人寻味

日韩僵局持续升级,韩国外长康京和7月10日晚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通话,韩国多名高官也接连访美。

最初,美国一直对日韩贸易摩擦持观望态度。7月12日,美国驻韩国大使哈里·哈里斯表示,首先最好是由当事国直接解决问题。大卫·史迪威也曾明确表示“美国不打算介入日韩争端”。

然而,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7月23日下午飞抵驻韩美军乌山空军基地,开始对韩国进行为期两天的访问。在日韩两国贸易争端日益加剧的背景下,博尔顿接连访问日本和韩国, “与作为重要盟国及友人的日韩两国展开对话”。这一举动为日韩博弈再添变数。

美日韩三国外长会谈在8月2日下午举行。外交学院国际关系研究所教授周永生认为,如果美国任由日韩贸易摩擦继续发展,对于美日韩三国同盟体系以及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布局将会有不利影响。

美国政府人士曾在华盛顿警告韩国外交部代表团,《军事情报保护协定》不可动摇,若韩方拒绝延长该协定,允许日韩间在军事方面共享机密情报的机制将消失,可能会影响日美韩合作。

对于美国将通过何种手段调停日韩争端,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外交研究室主任袁征表示,对美国利益最有利的方案是在日韩两国之间做和事佬“和稀泥”,以居中调停凸显美国的国际地位。周永生则表示,如果日韩贸易争端不断升级,有损美国在东北亚的利益,美国可能会作出调停的实质举措。

对于日韩未来走向,张建平学者指出,日韩的恩怨在逆全球化背景下被放大,双方情绪也处在激化状态。他认为,在这种环境下,迫切需要日韩双方冷静克制,彼此倾听对方诉求,设法寻求理性解决方案。周永生指出,WTO诉讼机制复杂而漫长,日韩目前的僵局能否被打破,主动权还在日本手中。 (黄晓蔓 综合报道) 

(责编:黄晓蔓(实习生)、杨牧)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